Django

拜一拜  新年到

你不是穷游,分明是穷浪

茉言心语:


前两天看到一个旅行的新闻火了,北京女白领讲诉“穷游”之苦。25岁北漂女白领小胡预算5000元搭车进藏,说有时候需要解开衣扣才能撘到车,一路上被同车游客摸腿,虽然发的照片在朋友圈收到很多红心,但是玩到一半就灰溜溜跑回来了。


看到这种新闻的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居然还有这么多盲流子像被洗脑了一样,看到旅行两个字就蠢蠢欲动了。讲真,你这样的旅行,不是穷游,分明就是穷浪。


01


我想了一会,为什么穷游这么火?


首先旅行这件事情的起点真的他妈太低了,只要你出门就行。


前几年大家都看到猫力、张千里、谢谢菜菜满世界奔跑,代言各种品牌,在微博和豆瓣给厂商打打广告,拍一堆照片,回来写一本游记,卖给少男少女,既赚钱又赚人气,而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实在太苦逼了。


生活工作交际应酬没有一样不复杂,出去玩花钞票谁都会。在路上你可以把自己扮演成完全另外一个新的角色,你是陌生的,也是自由的。于是好女孩一到大理就学会了抽烟,好男孩一到丽江就学会了约炮。


今夜只为你淫荡,明天请将我遗忘。


无论照相技术好坏,后期各种滤镜一P,每张照片都能化腐朽为神奇。然后死命地拽着当地小孩拍照,淡漠地坐在吧台给自己点一杯mojito,配上岁月静好的文字,发胖有圈真的太合适不过。


但是人生要贫瘠到怎样的程度,才需要让所有人看到你到此一游啊。


02


生活在别处真的好吗?


我比较喜欢的一句话来自路明老师,向往的是远方,厌倦的是日常,走了很久才发现,远方一样是柴米油盐的样子。


旅行其实无法承载太多的意义,什么梦想,什么洗涤心灵,全尼玛扯淡,如果有意义的话,那就是感觉累的时候出去放松一下,目的是回来之后更好地生活,而不是让你出去装逼。


曾经有朋友来问我:老大,你的梦想是什么啊? 我说:每天多一个粉丝,吃好穿好生活好就行了,我现在就生活在我的梦想中。


有很多盲流子喜欢把梦想和工作、生活对立起来。比如卖掉房子去周游世界,辞掉工作去翻山越岭。


但是如果你连郊区的美景都没办法欣赏的话,跑到西藏也未必能读懂那里的美,我不相信一个生活麻木的人,对大自然和远方会有什么感知。


三毛能写出撒哈拉,不在于她走遍了万水千山,而在于她是三毛;女教师辞职以后是否可以幸福美满,不在于她辞职或者不辞职,看世界或者呆家里,而在于她自己有没有幸福的能力。


曾经有个同事在公交车上说生活太无趣,要去远方看看,结果坐过了站大声骂同行的男友没有提醒她,你看,你连走过了一点点,就这么慌张了。


03


以前特别流行这样的句子:


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你看报表时,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你挤进地铁时,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


很多人看完之后感觉全身都热血沸腾了,仿佛有电流穿过全身,我觉得这样的人急需一场电击治疗。


我不清楚这段文字到底是谁写的,但是这种老掉牙的畅销书段子真的很容易编,那些旅行达人啊,段子手啊,为了骗大家的感情,真的什么都敢写。


不相信的话,我也可以写一段:


你写PPT时,大兴老李村的农民正在掏粪。你看报表时,杭州城西的环卫工人正在拾掇矿泉水瓶。你挤地铁时,有一个过马路被车撞了。你在会议中吵架时,有两个女孩蹲在地上被人骂没教养。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


这都是毫无意义的废话。


世界那么大,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人和故事,你也不一定都要知道。谁在死前可以把整个世界看遍?没走完的世界就不完美吗?人生的底蕴也不是出去玩两趟就能积累起来的吧。


光见人怀孕,没见人挨操啊朋友们。


04


如果你记性稍微好一点的话,还记得前几年发生的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吗?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的那种。


有一个开青年旅社的朋友在天涯上发的一个帖子,欠两千块房费的女文青跑了!


当时文青这个词还没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大家一听上去就感觉不靠谱。那时大家对文艺生活还是比较向往的,很多年轻人都喜欢以文青自居,以示自己的逼格。


这种人特别喜欢分享拙劣的旅游攻略,写自己如何与小贩斗智斗勇,写自己如何卓尔不群地找到了美景,写便宜货的采购,跟街道大妈一样,其精神内核就是教你如何占便宜!


所以说没有钱的文青,跟骗子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一穷就迂腐,说钱就逃避。你在网上把她骂的底朝天,说不定她还觉得自己逃款是一场美丽的冒险。


真是叫人呵呵哒!


05


不是说旅行不好,但是你得有资本。如果你想出去浪,就先攒点钱,如果只是出去走走,就别想着浪。


要是你所谓的“旅行”就是收集各国签证的印章,在朋友圈发发照片,那么你只是一个在试图寻找自我存在感的游客罢了。即使去一大堆地方,也不会让你变成一个更有趣的人。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市那位三观奇特的电台主持人,说话竟让人无言以对。


有次他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失意的男听众打来的,这人说:“主持人我想跟你咨询个问题,我女朋友嫌我没钱要跟我分手,怎么办?”


主持人说:“那你到底有没有钱?”


男听众:“我觉得我挣得可以啊。”


主持人:“你一个月薪水多少?”


男听众:“平均也就是2300左右吧。”


主持人:“你工资这个数,那你有没有副业?”


男听众:“没有。”


主持人:“你工作是朝九晚五吗?你下班后有什么业余活动?”


男听众:“对啊,我工作是朝九晚五,我业余活动喜欢旅游,我喜欢远足,到周边的野山去亲近自然……”


主持人:“你这种情况,就不要热爱自然了,你平常的活动该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到咱们市比较大的商场去转悠,下班你就去转悠,多去接触商业社会知道吗?注意看那些商品的标价……好了,我们来接听下一位听众…”(来源/文/社长)

归人

文艺社:

文/长今




素年锦时,梨花掌灯。


箱底,那些线装的春天啊,悄悄地泄漏了我的心思。


                                                                                                                    ——题记




本该是二月春风暖人间,却依旧以为停留在寒冬腊月。直到天气忽然放晴,睡意朦胧中觉得有些温热,才觉察太阳晒到了床沿边。沉睡之后醒来,屋子寂寥得很,还没放假的舍友早已上班去了。在桌子上抓来一根橡皮筋把头发随意绑起,慢悠悠地走到洗脸盆前拧开水龙头,听水声哗啦啦地流,往牙刷上挤一小寸牙膏,沾点水,伸入嘴里跟牙齿摩擦出许多泡沫来。嗯,应该在洗脸盆装一面镜子的,这样才可以看看那些泡沫的可爱模样。




把乳白色的洗面奶挤在洗脸海绵上搓出泡沫来,再轻轻揉洗整个脸部,有些冰冷的水正好让还有些昏睡的脑袋精神了许多。




煮一壶开水,愣在原地发呆看着水慢慢沸腾。等煮开之后往玻璃杯里倒一杯开水,慢慢喝下,这已经是多年来的习惯。想想还是母亲教的,说晨起喝一杯温水有助于消化。端着水站到阳台,发现太阳已经老高了,当初挑房子的时候为了这一个阳台毫不犹豫满口答应。因为相信,晒得到阳光的地方心情会更开朗,仿似我们就是向日葵,每日要朝着太阳旋转才得以生存。其实,生活真的需要多一些阳光,少一些阴天。




伸个懒腰再泡牛奶和麦片,给窗边的多肉植物浇一些水。猛然才发现,这些无比美好的生活小细节全都毁灭在每日匆匆起床匆匆上班的节奏里。在这个城市工作,好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时刻提醒自己要打足鸡血,才足以在生活的罅隙里闻到一丝希望。就好像那句话,你必须充分努力才可以看起来毫不费力。




想起《欢乐喜剧人》里的韦小宝,他长相极其不好看,皮肤黝黑,但每次他一出场,都可以给人带来极其惊喜的欢乐。有人采访他,如何做一个喜剧人。他说,笑容的背后是充满沧桑的付出。我们以为他毫不费力的喜剧,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酸。




一边听音乐一边打理着行李的时候,才悟到即将暂别这个城市回去过年。也是难得有这么一回,可以这么优哉游哉的,所有的慢动作好似是故乡的生活里才会有的情节。似乎我的心早就回到了家乡。




长大以后总是四处漂,但无论到哪里,日子久了,居住的地方书就多了起来,自己买的朋友送的或者中奖的。我的行李箱二十八寸,总是一半拿来装生活用品,一半拿来装书。书一多,整个箱子沉得很。住在没有电梯的六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箱子从六楼扛到一楼来,大口喘气。走到公交车站远远看到车子来了,拖着行李小跑着过去,使了劲还是搬不上公交车,好在通勤的保安来帮忙,一抬,“姑娘你这箱子可沉了。”点头道谢,不好告诉他我的箱子里可是半箱书呢。




摇摇晃晃一个小时,从市区抵达郊区的高铁站,在沙丁鱼般的检票口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轮到自己验票,像一个步履阑珊的人拖着行李过安检,对于有密集恐惧症的我来说,快要在人满为患的候车室里喘不过气来。




在靠窗的位置等列车开动的时候看它慢慢驶离这座城市,带着一种离开的仪式感。风景开始往后倒,如一帧帧倒带电影。电影的开始是播报员清脆灵动的声音——欢迎乘坐D7814列车,这是一辆开往幸福之家的列车。




有一句歌词这样唱——回不去的,那叫做家乡。




很多的时候我们朝九晚五工作,为了那一份微薄的薪资。披星戴月地加班,只为有日能在灯火阑珊处,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中有一扇属于自己的窗。家乡,就好像日记里的秘密,被深深藏在心里。手机里天气预报设置的城市总会有一个家乡的地方,时刻知道那里是天晴还是下雨;通讯里里置顶的位置是“家”,吃遍山珍海味依旧怀念的平常菜肴是母亲炒的那几个小菜。二十几岁的年纪总想在大城市里打拼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但却为此要与家人相隔千里。思念抵达不了的地方,只好拿笔在日记本上描绘。




列车穿过大片的水田,一汪汪的水田,风一吹,水波荡漾,阵阵涟漪。南方的水田,在这个初春季节,绿的让人心情为之一悦,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美。




归家的心,就好像紧跟着报站员的声音,直到听到那个熟悉的地名,心忽地乐开了花,有一种飞机降落地面的踏实感。




有朋友开车来接,一句“welcome back”和迎面而来的拥抱给了我这个春天无比的温暖。四周是嘈杂的人声,那些的士司机扯着嗓子用家乡话对着从高铁站走出来的乘客喊,“来啊来啊,回哪里啊,坐我的车坐我的车”,热情似火。




在外面,由于交通的严格规定以及滴滴打车的盛行,未曾会见到这种嘈杂画面,相反,这种接近地气的生活场景才活脱脱凸显了乡村的味道。




想起念书的时候,高铁站还没有建起来,在外回家只能坐大巴回来。那时候总是喜欢挑晚上的时间坐车回来,一路沉睡,待到醒来便抵达家乡。记得有一次车子提前到了,凌晨四点多的街上只有若隐若现的一两盏昏黄的灯,要使劲睁大眼睛才足以看清楚坑坑洼洼的路面。拉着行李跟的士司机讨价还价,后来司机定眼看了我一下,说“算了,看在你这么小的份上还这么大半夜回家的份上,给你算便宜一些,走吧。”上车之后司机感叹怎么一个女孩子家胆子这么大敢大半夜回家。我说,习惯了。




是的,习惯了,这里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闭着眼睛都足以知道哪条巷子住着哪户人家。即便是深夜回来,听着乡音也会倍感亲切而不觉害怕。对这一片土地有着笃定的感情,相信走再远,回来还是会是一样亲切。




故乡,就是有着这样的一种魔力。




然而,如今回来,坐在副驾驶上望着窗外的风景,竟是有些陌生了,我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感。才发现,原来一切以为不会改变的东西,终有一天会因了时光的磨洗而改变了原来的模样。找不回当年最爱吃的那家小摊,那一盘白菜肠粉的香味唯有留在记忆里去品尝。原本坑坑洼洼的路面变成了宽敞的水泥路,车多了,人也多了许多。




回到家中,母亲早已在厨房热好了白粥,那碗粘稠的白粥的味道依旧没有变,真好。一回来,就跟着母亲早睡早起。也是因了夜晚来临的时候四周总是安静地很,偶尔几声狗吠就足以打破乡村的宁静,寂寥得很,早点去躲在被窝也是舒服的。




然后大清早起来,看着晨光一点点从屋子后面爬起来,穿上球鞋顺着田间小道跑步去竹林。这一路的竹子年年葱绿,仿似未曾改变。我还是揣着一颗怀旧的心,偏爱在这条老路上跑步看风景。一颗归家的心,终于落在这些不变的美好里,安稳如初。




忽然想起来,我那压在箱底的去年的春天的裙子,该去拿来好好晒晒了,趁着这个美好的晴天。




故乡的春天,要来了呢。



校园里的时光,流年里的路。